黑暗旋律

弦上桃花:

从季播剧剧情出现就憋着的一口气,大大说得好!

判官执笔:

列表里都是全职粉,如果不是盗墓党就别看了,跟你们没什么关系。

今天早上爬起来刷lo的时候看到昨晚的二更被锁了,先让我忧伤一下。

然后随手刷了下qq空间,看到了这玩意儿(接图)

于是我就更忧伤了。

说实话,盗墓笔记要拍剧出消息以来,我一直都没啥情绪波动,但是今天早上看到这个突然就忧伤了,可能是因为清晨比较容易多愁善感吧。(明明是你没睡醒)

于是我要好好掰扯掰扯这个盗笔季播剧的事儿,其实这只是我秀低智商的一个胡说八道的东西,别看了,如果你还愿意听我乱逼逼,来。

为了展现我小三爷脑残粉的高端素养,我决定全程使用“你他娘”这个口癖。【你他娘别给小三爷招黑成?】

季播剧刚出海报的时候我还舔过呢,李易峰挺帅,杨洋小哥也挺帅,唐嫣阿宁也不错,其实最心水的是张智尧三叔,平心而论,季播剧的海报真的做得挺用心的(然而还是要吐槽一句小哥的泡面刘海他娘的是个什么玩意儿),当时也对这部剧抱着那么点儿期待。后来上网一瞧,哦哟,什么东东,high少是他娘的哪里跑出来的?原创女性角色是他娘的哪里跑出来的?那么多那么多原著里根本连个毛都没有的设定他娘的是他娘的哪里跑出来的?

看到这些的时候其实心情没有我上面写出来的这么卧槽,早就想到了,我不是装逼,且听我慢慢道来。

按照盗笔的原著情节,首先盗墓这个最大的故事线在广电那儿就通不过。早就有传闻有人看了盗墓笔记的书就中二病神经病脑残病一起发作,跑去盗墓,如果电视剧还沿用这个设定,说不定会洗脑更多人,到时候国家有关部门就该哭了呢。

所以整个盗墓笔记的故事前提变成了大家为了保护国家文物踏上了冒险之旅。
不看原著的话这是个挺正能量的主题不是吗?[doge]

于是相应的,吴邪就变成了考古世家出身,至于枪械精通什么的,德国留学什么的,不就是他娘的玛丽苏偶像剧男主的节奏?我看盗笔的时候,对吴邪的好感可谓是相当的慢热,因为他真的一点都不帅,除了不死光环,他不具备我钟爱的热血漫或者燃文男主的任何金手指技能(哦能看懂古文字和会写一手好书法可以算,看人看得准也可以算,还有脑子转得快到冒青烟儿,maya这么一数吴邪还真他妈苏)。吴邪这么一个战五鹅,除了二周目盗笔以外,真的没法让读者在大前期就对他好感度爆棚。季播剧的导演编剧就愁得发际线上移啊,主角不够吸引眼球,点击率和收视率都会大大降低啊!怎么办?怎么办?!

那就改咯。

所以大家看到,季播剧呈现出来的吴邪,是一个德国留学归来擅长使用各类枪械的帅比邪。

挺好的,真的。[doge]

那个不知道什么鬼的high少我就不想说了,毕竟不了解,我也不能乱讲,我说说那个原创女角色(以下简称原女)吧。

原女扮演者的名字,我至今分不清是孙耀琦还是孙琦耀,我也懒得去考证,毕竟原女的存在戳我怒点了,原谅我任性一下。

同样原女的名字是啥我也完全没印象,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

“吴邪,带我回家”变成了“吴邪,好好照顾她”,而且这个原女在改编剧中跟(人设已经修改得完美无瑕狂拽酷炫的)吴邪也有了暧昧,这又是玛丽苏偶像剧的节奏。【别跟我讲三叔亲口说什么原女跟小哥吴邪没感情戏,莫名其妙塞一个原创女进来不居心叵测地嫖嫖小哥嫖嫖吴邪我都觉得她对不起她的人设】

哦,一个萌萌哒女主周旋在两个强大帅气又有型的男主之间,你告诉我不是玛丽苏偶像剧是啥。

其实原女的存在也很好理解,毕竟现在纯刷剧情不走感情线的剧很难有市场,感情线光刷友情也很单薄,有广电一双眼睛阴测测地在后面盯着,咱也刷不了基情线不是?我们伟大的编剧一拍大腿,加个女的,咱刷爱情线。

原女大概就是这么被生出来的,为了让剧有感情线,原女强行被塞进原著根本就没为她留出位置的人际关系网里,畸胎了。

其实,如果只是李易峰杨洋他们忠于原著演一下,把盗笔变成另一种形式给大家看的话,我还是很期待的,即使为了避免广电查水表改了设定说考古我都能接受,哪怕演得崩一点都没关系,但是加了个原女,就完全是另一个味道了。铁三角的关系不容任何人插足,加上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女性,三角形就变成了四边形,就他娘的一点都不稳定了啊!而且这个四边形还因为原女而被扭曲成一个极端的平行四边形,这女人和小哥亲亲密密贴在一块儿,胖子和吴邪被远远地撇在两端。

真是呵呵哒。

之前也看过好多稻米吐槽海报,剧照出来以后也在喷人物形象,小哥那棒子设计的头型真是不敢看,阿宁那非洲人一样密密麻麻半脑袋的小辫儿什么鬼,其实我觉得这些都是浮云,也许因为我本来对外貌就不太care。能激起我吐槽欲的也就吴邪的人设和俩不造啥东西的原创角色,然而我解释一下大家应该也能看出来,这其实就是那个欢什么还是什么悦公司这一盘大棋布置的先手。

对那个公司的名字我也不造,没兴趣知道这个没品公司叫啥名,也不劳告知。
剧连个影子都没的时候就把海报po出来,人设也po出来,原创人物的存在恶心了一圈人,当盗笔原著党在抓抓抓抓抓抓群情激愤地讨论的时候,那个公司的宣传人员恐怕在偷偷地笑吧?

我们全都被利用了,我们在讨论这个剧的时候为它做了宣传扩散,而且还是免费的。现在我身边不少根本不看盗笔的朋友都知道有这么个剧了。

这个剧如果完全尊重原著一步一步地走,绝对不会有今天这么高的讨论度,你们信不信?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宣传做到位了,讨论度也有了,就真的有那么多人来看吗?

别逗乐了。

盗笔原文什么样大家也清楚,如果完全按照原著拍,买账的只会是原著党稻米,而那些天天在脑内幻想霸道帅哥爱上我的恋爱脑完全不会看了好吗。

盗笔季播剧现在这个设计,受众面可以说是最广的。它可以当小言情,可以当冒险剧,原著党本着支持三叔的想法,也回来瞧一眼,就算是剧喷,也会想来看看然后再回去吐槽。

收视率get√

某公司阴谋得逞地高冷一笑。

已经可以想见,当这个剧它真正上映的那一天,原著党会来怎样一波波澜壮阔的吐槽,然后剧的话题度热度越来越高,不明真相围观路人越来越多,我们继续免费给某某公司当宣传。

免费的。

从头到尾,我们原著党就是被利用的那一群人。

你可以说我被害妄想症,因为我确实有那么点儿趋势,而且你也可以反驳我说被利用怎么样,又少不了我一块肉。
呵呵,给一个,毁了我最爱的故事的剧,的公司,做免费宣传,被他们利用。

我他娘的凭什么。

我不想被利用,所以我看到有人说剧的事,也从来不掺合。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跟盗笔季播剧有关的事,我才不给某某公司当枪使,以后绝不发、赞、转、评论跟盗墓笔记季播剧有关的任何图文,剧我也是不会去看的。

反对季播剧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支持。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脑补一下某某公司后台统计季播剧网站点击率只是几千上百时的表情,真他娘的带感啊。

但是理智告诉我我也只是脑补一下罢了。

我一向鄙视花时间干些没用的事的人,所以我也从来没有跟大家一起吐槽过盗笔季播剧的种种槽点,这种行为不过是在帮它增加热度添砖加瓦罢了。我码出这么一篇文,言之凿凿地往某某公司身上泼黑水,其实是一个愤怒的粉丝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他们被利欲熏了的黑心。他们利用盗笔原著粉对三叔和原著的热爱赚取知名度,但是不知道如果稻米们联起手来不给面子的话,他们还能拿到多少赞助商的投资?

我真他娘的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啰啰嗦嗦胡说八道这么多,其实就想表达一下我坚决不看剧的立场,我不知道我能拉到多少教徒信众,而且其实我清楚,我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不是我在这边说几句话,那边季播剧就停工了,你们看季播剧出消息以来那么多粉丝都喷了,他们不还是照拍不误么。
我在二次也就是个没什么号召力的小透明,如果这篇不知所云的玩意儿被哪个大大看见了,而且这个大大刚好还同意我的观点,那麻烦您帮我扩散一下,不署我名都没事,我只求更多的人看到它,然后跟我一起站在反盗笔季播剧的阵营里。

我们不高调地举什么大旗,只在季播剧上映的时候屏蔽空间朋友圈和微博,专心地坐在台灯下,再嚼一遍盗笔原文就好。

我阻止不了盗笔季播剧上映,这种无力感可能没有吴邪阻止不了小哥进青铜门来得严重,但我真的很痛苦。

在我心里,没有什么high少或者什么被小哥当徒弟被吴邪处处照顾的玛丽苏,只有一个杭州古董店惊艳时光的奸商小老板,和一个千里长白山温柔岁月的风雪夜归人。





判官执笔
2015.6.11
ps.李易峰他们算是躺枪了,给峰峰他们道歉,不是针对他们。
pps.剧粉别逼逼,老子没那个美国时间搭理你,这玩意儿不是写给你们看的。
ppps.如果有非稻米能看到这里,愿不愿意吃我一发盗墓笔记安利呀?

pppps.看到好多姑娘评论里求转,不必问我,拿去转啊!空间!微博!贴吧!爱转哪儿就转哪儿!!



瓶邪

第一章
天边的太阳终于不舍的落到山的那一边,在太阳的光线彻底消失前,在京都镇的城外森林深处一位身着黑衣的人不急不缓的往森林的更深处走去,一身黑衣,衣襟的滚边处是用金色的线绣成的祥云纹,黑红相间的腰封勾勒出挺拔纤细的腰身,腰间挂着一枚用红绳串着的白色的玉佩,左肩上背着一个扁扁的包袱,看的出行李并不多,右手握着一把普通的剑,那人眼睛看着前方,并不看周围的风景一双琉璃色的眸子里面没有任何情绪,平静无波,好像一潭深不见底的潭水,脚上一双黑色的鞋子,顺着一条很久没有人走过已经长满了半人高的草的小道一直走,脸上也没有表情,精致的脸上没有因为夜色的降临而害怕,一头黑色的长发被一根金色的线高高束起,仔细看会发现金色的线里面还有红色的线交织在一起,这个人很美,说他是女子可是他的五官确实没有女子的娇媚和柔美,确有男子的英俊和帅气,说他是男子可是他的身上却带着女子脸庞的清秀和脱俗,挺拔的腰身略显纤细,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个人是一个侠客,但是这个人却是一个道士,真真确确的一个道士。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山,道士不紧不慢的走到了一个已经破败很久的山神庙前,想起前不久遇到的一个山神。微微闭了闭眼睛,推开门抬脚向山神主庙里走去。
        一个晚霞满天,夜色快降临的下午,一个一身黑衣的道士正在一颗树上睡觉,隐隐的听见有人喊救命,只见那人懒懒的睁开眼,头转了一下,眯眼着眼睛寒冷的眸光看向远处,平静无波的脸上微微有些烦恼。他看到了什么,一个头发花白乱糟糟的老头正在颠颠撞撞的往前跑,后面跟着一条蜿蜒前行的黑色巨蟒,正张着血盆大口追着前面的人,他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山里还有这么大的蟒蛇了,还是一只没有成形的蟒蛇,这个蟒蛇显然是打着这个前面跑着的山神老头的主意,只要这蛇吃了那山神那条蛇就可以彻底化形为人了。黑衣道士嘴角微微勾起,他的…宠物…有了!!随着救命叫声越来越大黑衣道士挑了挑眉,随即翻身从树上跳了下来,站起来的时候还没有站稳就觉的一道身影闪到了自己的身后,一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后背的衣服,他身后的山神老头说到:救救我,救救我啊,大侠!我家还有好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我家孩子还小,没了我他们怎么活啊!求大侠救救我啊!。黑衣道士眉心微皱,自己看起来很好骗么?这是什么情况?山神老头还可以成亲有孩子?那山神老头的妻子叫什么?山神婆婆?这边还在头脑风暴中,那边的巨蟒已经过来了看见本来的猎物被人挡住了,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虽然这个小娃娃长得很好看,但是也不能阻止它化成人型的脚步,它张开血盆大口咬了过来,黑衣道士把山神老头抓着他衣服的手拿开,用手摆了摆被抓的有些皱的衣服,对老头说:“等”随即转身向前面的巨蟒袭去。山神老头楞在原地眨了眨想了一会黑衣道士说的话(喂,那是一个字好吧)等?等什么?等巨蟒过来,还是等死啊!!!!山神老头惊恐的看向黑衣道士,但是黑衣道士已经解决了巨蟒正向他走过来,已经结束了?山神老头眨着眼看向黑衣道士这才发现这人是个道士,山神看着眼前的人和很久以前他见过的一张脸重合,一身黑衣冰冷漠然的眼,凌厉的杀气,再眨眼眼前是黑衣道士,山神看着道士终于确定了,他可以放手了,彻底的从那几个折磨人的崽子那里解放了,尤其是……那个人……这个人终于回来了,他伸手想抱抱这个人,眼前顿时出现了巨蟒的血盆大口,他惊恐的立刻后退了好几步,黑衣道士把手中的巨蟒面对自己“我助你化形,跟着我”淡漠的语气好像不是在征求巨蟒的同意而是通知它一下你没有自由了,巨蟒听了这话扭动自己粗大的身体,愤怒的吼道:“跟着你?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如果你把那边那个老头给我,或许我会考虑一下”黑衣道士见巨蟒这么没有自觉,抓着巨蟒的七寸处稍微用了点力,巨蟒顿时疼的快晕过去了,眼前一阵一阵发黑眼神恢复清明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在他手里过不了半招就惨遭失败,而且自己的七寸还在人手里拿捏着,顿时长长的躯体上出现一层冷汗。

瓶邪

楔子
温润如玉的笑脸,眉间的红莲,一袭白衣拖拽在地上,指尖轻抚琴弦,腰间的墨玉腰牌。憨厚的笑颜,浑厚的声音传来撕心裂肺的嘶吼,一身明黄的衣袍上尽是血色,没有一滴是他自己的。一袭黑衣,金色的腰封,漆黑如点墨的眼里没有一丝感情,可惜脸上却是泪痕。一双金色的兽瞳眼里只有那一颗粉色的海棠,每日在海棠树下只期盼它再次绽放。
“愚人,哼”“只因那人是你”“这么多年了,终于看见你了,你舍得回来了?蠢货”“哎呦,这一株墨梅开的正好,你看配不配我?”“滚!”

迪泽:

新年快乐!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像小满哥一样霸气威武,像仓鼠獚一样人见人爱,像河马狗一样能吃能睡!【什么已经初六了吗……那提前祝大家元宵快乐【喂

……将军……

1. 帝王: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
2. 国臣:待我了无牵挂,许你浪迹天涯;
3. 将军:待我半生戎马,许你共话桑麻;
4. 书生:待我功成名达,许你花前月下;
5. 侠客:待我名满华夏,许你当歌纵马;
6. 琴师:待我弦断音垮,许你青丝白发;
7. 面首:待我不再有她,许你淡饭粗茶;
8. 情郎:待我高头大马,许你嫁衣红霞;
9. 农夫:待我富贵荣华,许你十里桃花;
10.僧人:待我一袭袈裟,许你相思放下。
1. 待你君临天下,怕是为笼囚花。
2. 待你了无牵挂,怕是红颜已差。
3. 待你半生戎马,青梅为妇已嫁。
4. 待你功成名达,怀中人富贵家。
5. 待你名满华夏,已无相安年华。
6. 待你弦断音垮,何来求鸾曲答。
7. 待你不再有她,君言何断真假。
8. 待你高头大马,我自从夫而嫁。
9. 待你富贵荣华,红颜枯骨成沙。
10.待你一袭袈裟,唯亡断意放下。

1:帝王…你说待你君临天下,许我四海为家,可深宫牢笼,囚了你,困了我。
2:国臣…你说待你了无牵挂,许我浪迹天涯,可国事民生,方寸之地再无我的位置。
3:将军…你说待你半生戎马,许我共话桑麻,可战场风云,你已不在,我亦相随。
4:书生…你说待你功成名达,许我花前月下,可华服加身,佳人相伴,我已无力追逐。
5:侠客…你说待你名满华夏,许我当歌纵马,可犬马声色,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6:琴师…你说待你弦断音垮,许我青丝白发,可江湖纷争,护不了你,保不了我。
7:面首…你说待你不再有她,许我淡饭粗茶,可爱恨纠葛,失了你亦失了我。
8:情郎…你说待你高头大马,许我嫁衣红霞,可辗转反复,你已弃我而去。
9:农夫…你说待你富贵荣华,许我十里桃花,可家财万贯,你忘了誓言,我忘了兑现。
10:僧人…你说待你一袭袈裟,许我相思放下,可佛门规戒,你堕入红尘,我青灯古佛。

静心净意弘法利生:

人生很短暂,一生眨眼就过去了。有什么好争的,有什么好难过的?感情就是一种缘分。

沙海驼铃:

Lost Penguin:

静水流深:

秋雨微凉~:

醉卧寒林:

《深圳街语》

弹指四十沧桑去,渔村无旧容;
旅途暂憩,移座就窗,远山新风。
百年沉浮、十年蹉跎、黄梁一梦;
老夫惟有,醒来明月,醉后清风。

【丁西暮秋,旅居深圳,早晚健步,偶得数章,涂鸦数语以志。背景音乐为李祷霆《夜琴》】

瓶邪同人文《微凉》第四十章

張家族長張起靈:

第四十章


 


话剧还在继续,殷陵和杨葵的事情终究是纸包不住火,殷家的手段更是比柳家有过之而无不及,殷陵终是没来得及阻止,等他赶到时,杨葵已是奄奄一息。


 


舞台的中央,苍白的灯光下,吴邪身上的青色长衫血迹斑斑,原本一直柔软服帖的头发此时沾着灰,被粘稠的血液黏地杂乱不堪。


 


张起灵惨白着脸色,瞳孔中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他抬起手向前艰难地移动脚步,却是连呼吸都在颤抖。


 


吴邪猛地咳了两声,又咳出一口血来,他挣扎地抬起头来,努力抬起被血糊得快要睁不开的眼皮,迷茫地看向张起灵,在几秒后,终于确定他的脸的吴邪缓缓地笑了,艰难地开口道:“陵.....”


 


张起灵似乎终于缓过神来,他猛地快步走上前,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颤抖着手想抱住吴邪,却又怕弄疼他,手就停在半空中迟迟不知道怎么做。吴邪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还是那温暖如春的微笑,他柔软着语气道:“抱抱我...好不好?”


 


张起灵红了眼眶,他终于放下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将那遍体鳞伤的人拥入怀中。


 


吴邪弯着那人一直钟爱的水灵猫眼,抬手抚上了他的眉间:“别皱眉......这样不适合你......”张起灵抬起自己的手,握住自己眉间血痕斑驳的手,泪水模糊了眼眶。吴邪却是笑得一脸满足的样子,缓缓地道:“我就说你会来的......他们还骗我说你去...外地了,我才...我才不会上当呢......”张起灵颤抖着嘴唇,想说什么,却都哽在喉咙,只能颤抖着道:“我来晚了......”


 


吴邪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又咳了两声:“咳咳...对不起,说好的,要给你......一辈子阳光的,现在...怕是要失约了......”张起灵的泪往下掉,他抓着吴邪的手青筋暴起,哽咽道:“别说了......”吴邪却是没听到一般,继续笑着说:“但是...咳,我很高兴...我......我没想过会拥有你,更没....想过你也会这般爱我...我...没后悔过......爱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咳...最不后悔的事......”吴邪还是笑着,泪水却从他的眼角肆意滑落。张起灵闭上眼任泪水肆意掉落,他拥紧吴邪,将脸颊贴在吴邪的头顶,他想说的话太多太多,可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将怀里的人拥紧几分,再拥紧几分。


 


吴邪将脸贴在他的胸口,用力揪着他胸口的衣服,语气中也带上了哭腔:“陵...你...答应我最后一...件事......”


 


张起灵将堵在喉咙口的疼痛生生咽下去,颤抖着道:“好......”


 


吴邪弯了弯眉眼:“好好...活.......”


 


再没有下文。


 


布料从胸口的手中一点点解脱,那只清秀温柔的手,就那么,垂了下去。


 


张起灵似乎没有察觉,他只是还静静地拥着吴邪,唇齿间却喃喃地念叨一个字:“不...”


 


张起灵垂下头,将脸埋进吴邪的颈间,颤抖着呼吸:“不.....不.........不!!!!!!!”


 


安静的礼堂里,回荡着一个少年撕心裂肺的——


 


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