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旋律

(瓶邪文)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大家想想啊

楔子                                                                                                                  黑色的雾气蔓延在这片土地上,到处都呈现出一种荒废和腐烂的气息,尸体腐烂的味道在空气中四处飘散,黑色的草地没有绿色草地的鲜活气息,就像中毒一样。这个城镇里没有一丝活人的气息,老鼠在地上四处跑着吃着腐烂的尸体,还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乌鸦落在不远处的树梢上“嘎……嘎……嘎……嘎”,这种声音带来了不详的预兆

迪泽:

新年快乐!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像小满哥一样霸气威武,像仓鼠獚一样人见人爱,像河马狗一样能吃能睡!【什么已经初六了吗……那提前祝大家元宵快乐【喂

……将军……

1. 帝王: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
2. 国臣:待我了无牵挂,许你浪迹天涯;
3. 将军:待我半生戎马,许你共话桑麻;
4. 书生:待我功成名达,许你花前月下;
5. 侠客:待我名满华夏,许你当歌纵马;
6. 琴师:待我弦断音垮,许你青丝白发;
7. 面首:待我不再有她,许你淡饭粗茶;
8. 情郎:待我高头大马,许你嫁衣红霞;
9. 农夫:待我富贵荣华,许你十里桃花;
10.僧人:待我一袭袈裟,许你相思放下。
1. 待你君临天下,怕是为笼囚花。
2. 待你了无牵挂,怕是红颜已差。
3. 待你半生戎马,青梅为妇已嫁。
4. 待你功成名达,怀中人富贵家。
5. 待你名满华夏,已无相安年华。
6. 待你弦断音垮,何来求鸾曲答。
7. 待你不再有她,君言何断真假。
8. 待你高头大马,我自从夫而嫁。
9. 待你富贵荣华,红颜枯骨成沙。
10.待你一袭袈裟,唯亡断意放下。

1:帝王…你说待你君临天下,许我四海为家,可深宫牢笼,囚了你,困了我。
2:国臣…你说待你了无牵挂,许我浪迹天涯,可国事民生,方寸之地再无我的位置。
3:将军…你说待你半生戎马,许我共话桑麻,可战场风云,你已不在,我亦相随。
4:书生…你说待你功成名达,许我花前月下,可华服加身,佳人相伴,我已无力追逐。
5:侠客…你说待你名满华夏,许我当歌纵马,可犬马声色,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6:琴师…你说待你弦断音垮,许我青丝白发,可江湖纷争,护不了你,保不了我。
7:面首…你说待你不再有她,许我淡饭粗茶,可爱恨纠葛,失了你亦失了我。
8:情郎…你说待你高头大马,许我嫁衣红霞,可辗转反复,你已弃我而去。
9:农夫…你说待你富贵荣华,许我十里桃花,可家财万贯,你忘了誓言,我忘了兑现。
10:僧人…你说待你一袭袈裟,许我相思放下,可佛门规戒,你堕入红尘,我青灯古佛。

静心净意弘法利生:

人生很短暂,一生眨眼就过去了。有什么好争的,有什么好难过的?感情就是一种缘分。

沙海驼铃:

Lost Penguin:

静水流深:

秋雨微凉~:

醉卧寒林:

《深圳街语》

弹指四十沧桑去,渔村无旧容;
旅途暂憩,移座就窗,远山新风。
百年沉浮、十年蹉跎、黄梁一梦;
老夫惟有,醒来明月,醉后清风。

【丁西暮秋,旅居深圳,早晚健步,偶得数章,涂鸦数语以志。背景音乐为李祷霆《夜琴》】

瓶邪同人文《微凉》第四十章

張家族長張起靈:

第四十章


 


话剧还在继续,殷陵和杨葵的事情终究是纸包不住火,殷家的手段更是比柳家有过之而无不及,殷陵终是没来得及阻止,等他赶到时,杨葵已是奄奄一息。


 


舞台的中央,苍白的灯光下,吴邪身上的青色长衫血迹斑斑,原本一直柔软服帖的头发此时沾着灰,被粘稠的血液黏地杂乱不堪。


 


张起灵惨白着脸色,瞳孔中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他抬起手向前艰难地移动脚步,却是连呼吸都在颤抖。


 


吴邪猛地咳了两声,又咳出一口血来,他挣扎地抬起头来,努力抬起被血糊得快要睁不开的眼皮,迷茫地看向张起灵,在几秒后,终于确定他的脸的吴邪缓缓地笑了,艰难地开口道:“陵.....”


 


张起灵似乎终于缓过神来,他猛地快步走上前,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颤抖着手想抱住吴邪,却又怕弄疼他,手就停在半空中迟迟不知道怎么做。吴邪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还是那温暖如春的微笑,他柔软着语气道:“抱抱我...好不好?”


 


张起灵红了眼眶,他终于放下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将那遍体鳞伤的人拥入怀中。


 


吴邪弯着那人一直钟爱的水灵猫眼,抬手抚上了他的眉间:“别皱眉......这样不适合你......”张起灵抬起自己的手,握住自己眉间血痕斑驳的手,泪水模糊了眼眶。吴邪却是笑得一脸满足的样子,缓缓地道:“我就说你会来的......他们还骗我说你去...外地了,我才...我才不会上当呢......”张起灵颤抖着嘴唇,想说什么,却都哽在喉咙,只能颤抖着道:“我来晚了......”


 


吴邪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又咳了两声:“咳咳...对不起,说好的,要给你......一辈子阳光的,现在...怕是要失约了......”张起灵的泪往下掉,他抓着吴邪的手青筋暴起,哽咽道:“别说了......”吴邪却是没听到一般,继续笑着说:“但是...咳,我很高兴...我......我没想过会拥有你,更没....想过你也会这般爱我...我...没后悔过......爱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咳...最不后悔的事......”吴邪还是笑着,泪水却从他的眼角肆意滑落。张起灵闭上眼任泪水肆意掉落,他拥紧吴邪,将脸颊贴在吴邪的头顶,他想说的话太多太多,可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将怀里的人拥紧几分,再拥紧几分。


 


吴邪将脸贴在他的胸口,用力揪着他胸口的衣服,语气中也带上了哭腔:“陵...你...答应我最后一...件事......”


 


张起灵将堵在喉咙口的疼痛生生咽下去,颤抖着道:“好......”


 


吴邪弯了弯眉眼:“好好...活.......”


 


再没有下文。


 


布料从胸口的手中一点点解脱,那只清秀温柔的手,就那么,垂了下去。


 


张起灵似乎没有察觉,他只是还静静地拥着吴邪,唇齿间却喃喃地念叨一个字:“不...”


 


张起灵垂下头,将脸埋进吴邪的颈间,颤抖着呼吸:“不.....不.........不!!!!!!!”


 


安静的礼堂里,回荡着一个少年撕心裂肺的——


 


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