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旋律

瓶邪

楔子
温润如玉的笑脸,眉间的红莲,一袭白衣拖拽在地上,指尖轻抚琴弦,腰间的墨玉腰牌。憨厚的笑颜,浑厚的声音传来撕心裂肺的嘶吼,一身明黄的衣袍上尽是血色,没有一滴是他自己的。一袭黑衣,金色的腰封,漆黑如点墨的眼里没有一丝感情,可惜脸上却是泪痕。一双金色的兽瞳眼里只有那一颗粉色的海棠,每日在海棠树下只期盼它再次绽放。
“愚人,哼”“只因那人是你”“这么多年了,终于看见你了,你舍得回来了?蠢货”“哎呦,这一株墨梅开的正好,你看配不配我?”“滚!”

评论

热度(5)